北京学者:中美关系进入转折期 意识形态差异再显现

当地时间5月10日,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结束,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贸易谈判的牵头人刘鹤随后在华盛顿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刘鹤在采访中的表态,显然和美国对中国的“反悔”指责有关。与此同时,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声称的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比例由10%提升至25%的政策随即生效。

历经11次措施谈判,未来中美经贸要走向何方?在北京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国际招投标与政府采购研究中心主任屠新泉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表演讲,对两国未来的发展趋势做了分析。

刘鹤称“强烈反对加征关税”,建议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图源:Reuters)

屠新泉认为,从历史沿革来看,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从意识形态导向到实用主义导向的过程。中共建政70年来,中美关系从1949年到1972年,是基于意识形态,不是基于实用主义。这个前提的铺垫是美国对苏联的认识。1949年之前的中美关系是比较好的,但进入1949年之后出现了比较激烈的政治上的意识形态斗争,形成了非常长时间中美关系的断裂。

这种意识形态的分歧在中美之间并没有太长的历史基础,到1972年之后,尼克松访华,中美开始恢复接触。到2016年这个阶段,基本上搁置意识形态差异的实用主义合作。最开始是为了应对苏联的冷战威胁,但后来慢慢是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合作,一种共同利益的诉求,形成了基于实用主义状态的合作。

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中美关系进入转折期,不过屠新泉认为这个转折,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而是从量变到质变积累的过程,但从2017年开始已经体现得比较明显了。其中变化最重要的一点,共同利益基础削弱,或者美国愿意和中国合作的基础削弱了。

这种对共同利益认识发生变化的同时,意识形态的差异又开始体现出来,或者利益的共识在削弱,意识形态的分歧在加强。不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差异,而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美国式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差异,不完全体现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更多的是制度差异。

同时,屠新泉指出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中美两国之间的大国竞争、权力差异。美国一些政治专家认为中美贸易冲突,不是什么贸易问题,就是权力斗争。这种认识在美国现在确实也越来越强,所以,现在进入到共同利益基础在越来越削弱,至少美国看来是这样,权力之争和道路之争越来越明显,而且权力之争和道路之争是同时存在的。

从另一个视角来看中美关系的发展历程,屠新泉认为经贸因素起到了愈发重要的作用,他对这一历程进行了梳理。

1979年之前,中美之间基本没有经贸关系,虽然1972年开始恢复交往,但贸易上美国并没有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恢复。真正意义上的恢复是从1979年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