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内地武装力量赶赴香港 北京称妖言惑众

2019年6月12日,抗议者占领香港立法会外,警察使用胡椒喷雾(图源:AFP)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争议引发大规模市民上街反对。当地时间6月12日,香港《逃犯条例》原计划于立法会的二读在示威者围堵下宣布延期。

在6月12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台湾记者提问称,有消息称中国内地的武装力量正在赶往香港,这是否属实?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表示,“这是假消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妖言惑众、制造恐慌,其心可诛!”

香港01报道,6月12日当天早上,大批群众冲出金钟夏悫道、龙华路等一带马路,至中午更连金钟道亦被占据。警方曾展示红旗及发出胡椒喷雾,至下午3时部分示威者开始冲击政府总部,警方速龙小队挥棍阻止。

另有消息称,香港警方发言人同时指出此为暴乱事件,警方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动用了警棍、胡椒喷雾、布袋弹、橡胶弹、手掷催泪弹等,当被记者问及会不会使用真枪,他表示不会排除任何可行的方法控制情况。

多维新闻引述分析者表示,反修例大游行暴露出中央在港管治权的不健全和虚弱性。“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权本来是中央基于信任而授予香港地方的,却被香港反对派及外国势力滥用来对抗中国国家利益。

概而言之,香港大游行标志着占中范式重新归来,也标志着中美贸易战下“香港牌”再度升温,更折射出香港行政主导制的现实困境及中央在港管治能力的结构性短板。从具体事件而言,条例经特区政府修订后已经基本完善,反对派的政治要求超过合理范围,政府退无可退,中央亦不可能退,条例通过问题不大。

从长期管治来看,大游行暴露出香港反对派向“忠诚反对派”转型的失败,也暴露出美国在香港“影子管治权”的强大影响力,进一步坐实了香港存在“国家安全漏洞”的制度软肋。这些症候是“一国两制”面对的真实挑战,也是香港问题复杂性及国际政治秩序急剧变迁必然带来的现象。

分析表示,同样经历占中考验,特区政府及中央亦在政治与法律上成熟不少,尤其在中美贸易战下,国家体制与法律秩序正在经历更为严谨和理性的调整与重构,相信此次逃犯条例争议及相应的政治斗争经验,亦可进一步提升国家应对“一国两制”制度挑战及美国全方位施压的综合治理能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