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逮捕执政30年的总统 苏丹政变无碍中国一带一路布局

当地时间4月11日晚些时候,以副总统兼防长奥夫、苏丹陆军总参谋长(即总司令)布尔罕将军为首的一批政要接管了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广播、电视设施。军方计划宣布成立军事委员会,在过渡时期领导国家。过渡军管时期可能最多会持续两年时间。

目前,掌握苏丹政权30年的“老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在通电下野后就行踪不明。有传言称巴希尔已被政变军方人员控制,软禁于总统府内。另有百余名政要也被拘禁。加之苏丹各反对党派也支持军方接管政权,抗议活动组织者亦号召民众尽快退去,不要破坏政府大楼和私有财产。至此,一场以大规模示威为开始的变乱就戛然而止。

当然,比起苏丹的小规模政变,更多外界分析家和观察人士更津津乐道于中国在这场风波前后的境遇。考虑到中国在苏丹经济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地位,以及中国资本在苏丹扮演的积极角色,当远离苏丹政治风波中心的苏丹港和红海沿岸地区早已成为“一带一路”其中的重要一环时,北京对喀土穆未来的走向就可以抱以信心了。加之中国外交部在4月11日晚些时候的记者会上也并未遭遇相关问题,至此,北京“一带一路”在东非布局的稳健就可见一斑。

苏丹陆军开进首都后,大兵如林的局面反而让本地民众安心了(图源:Reuters)

苏丹军方该上场了

对分析人士来说,自1989年军事政变后夺权的苏丹总统巴希尔治国理政的历程可能是一系列失误和遗憾的集合。

巴希尔与“穆斯林兄弟会”合作夺权后,不仅推行了较为严苛的“原教旨主义”法令,还在后者影响下于90年代招致了绰号“胡狼”的国际恐怖分子桑切斯(Ilich Ramirez Sanchez,即“胡狼卡洛斯”)以及“基地”组织头目拉登(Osama Bin Laden)等人前来避难,让苏丹有了“支恐国家”的恶名。尽管巴希尔在进入21世纪后与穆兄会决裂,苏丹巨大的石油资源还是引发了大国的干预和争夺。

伴随着达尔富尔地区冲突的频发和苏丹南北内战的加剧,到2011年南苏丹独立后,这个曾经的非洲第一大国已经实际上一分为三,变成了“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国家”。考虑到南苏丹独立让苏丹失去了绝大部分石油资源和最主要外汇收入来源,巨大财政赤字由此令苏丹的经济社会发展逐渐陷入困境。

资料显示,从2017年年末开始,食品涨价和通货膨胀等难题让苏丹当局无计可施,该国多座城市从2017年12月以来就示威不断。对此,巴希尔政府非但无力赈灾放粮,反而指责示威饥民,还称有“外国势力教唆示威活动”。

对苏丹各界人士来说,只要现任总统下台,似乎问题就都解决了(图源:Reuters)

当食品短缺的危机夹杂着停电等风潮在2019年初连续出现时,分析人士就很容易联想到其北部邻国埃及在2011年时的民变。

此前,巴希尔已在2019年2月22日宣布苏丹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他本人还谈及要在2020年“再次竞选总统”。这种混乱局面就让很多苏丹政界、媒体、防务相关人士已经估到了“军方下场”的时机。

在4月上旬时,苏丹军方就接见了该国野党代表团,听取了该国政要对“巴希尔下野”的迫切需求。

尽管此后苏丹军方高层仅强调了自己“保护国家免受危险,阻止国家进入混乱”的职责,但考虑到他们已经从2018年8月开始积极和埃及、卡塔尔乃至俄罗斯等国接洽的情况,这就让外界能轻易得出一个结论:如果巴希尔无力解决苏丹困境,那么军方就会亲自来收拾残局。而4月11日后的局面也基本符合外界推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