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真正的谈判者不是莱特希泽与刘鹤

2019-04-14 21:44:27
中美贸易谈判的牵头人莱特希泽(右)与刘鹤(图源:Reuters)

美国财政部长努钦4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会议上表示,目前与中方的谈判进程已接近尾声。但他同时强调,与其现在就给出媒体双方协议达成的预计日期相比,他更看重针对协议谈判内容的进一步优化。 

努钦(Steven Mnuchin)说,如果美国未能遵守为结束美中贸易战而可能达成的协议的条款,美国愿意面对来自中国的“反应”。在美中达成的协议中,美国在做出一些承诺,中国也在做出一定承诺。“我预期执行机制在两个方向上都发挥作用,我方预期将会履行我们的承诺,如果我们不履行承诺,应该会有某些反应,在另一个方向上也是如此”。

努钦做出这样的表述是因为他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4月9日与中国副总理刘鹤通了电话。“11日早上将再次通话”,努钦通话后透露,“我们已经对协议执行机制基本达成一致,双方共同决定建立协议执行办公室,跟进处理后续事宜”。

对于此轮通话磋商,美国方面早已有过预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4月7日曾表示,美国和中国距离达成贸易协议“越来越近”,下周两国高层官员将通过“大量电话会议”再次进行磋商。 

刘鹤4月3日至5日访美进行贸易谈判,刘鹤回国几天后中美进行电话磋商。这样的沟通频率和样式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2月21日至24日中美举行第七轮高级别磋商,磋商结束后,莱特希泽、努钦同刘鹤在3月12日、3月14日两次通话继续谈判相关问题。阿根廷G20峰会期间的“习特会”结束后,刘鹤同莱特希泽、努钦于2018年12月11日通话,中美双方副部级通话2018年12月21日举行,之后刘鹤1月30日至31日访美。

中美之间频繁的访问和通话,表明谈判至今中美之间的诸多问题已经不是刘鹤与莱特希泽可以决定的了。二人必须频繁请示之后才能够下决断。

虽然整体协议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但剩余的百分之十才是致命的关键。文本措辞、执行机制、结构性改革,任何一个问题都不是刘鹤可以单独决断的。现在中美双方不断互访,不断通话,背后是步步请示。

特朗普一直宣称和习近平是好朋友(图源:Reuters)

刘鹤必须请示。虽然中国方面自始至终是刘鹤在主导谈判,但刘鹤的背后是中国政府的整体决策。刘鹤既是出面谈判的人,同时也是一个信息传达者。

根据美国方面的声音,刘鹤4月9日确实同努钦、莱特希泽通了电话。但这些信息中国官方并没有公布,中国商务部只是在4月11日的记者会上说“双方牵头人已进行通话,讨论遗留的问题”。截至多维新闻记者发稿,建立执行办公室一事中方始终未在官方报道中提及。这足以看出事态的复杂性,建立执行办公室远非刘鹤一通电话就可以做出的对美承诺。

中美进行贸易谈判以来,美国方面的代表团频繁换人一直没有决策权,特朗普是一切谈判的最终拍板人。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无论是莱特希泽还是刘鹤,谁都无法单独做出决定。贸易谈判真正的谈判者是习近平和特朗普。

在G20习特会之前,库德洛和刘鹤两次私下会面,刘鹤当时曾直接表示:“我什么也不说了。习主席会出面说。(I'm not going to say anything; it's going to be President Xi.)”

库德洛曾在谈到G20习特会时说,IT盗窃和技术转移等结构性问题,特朗普也深度参与其中,他是我们真正的领头谈判者,他一直在推进这些谈判,包括他在G20之前给习近平写过信。

库德洛称,特朗普问习近平,是否能将芬太尼(Fentanyl)列为管控物资,习近平同意了,对此,特朗普很“高兴、开心、满意”(very glad, happy, satisfied)。另外一件事情是“高通收购恩智浦”,特朗普也当面问习近平,这件事能否再考虑一下,习近平称如果这个呈递给他,他会再次考虑批准。

G20习特会以来,中美进行了五轮高级别磋商。每次刘鹤访美或者是美国代表访华,习近平和特朗普大都亲自接见他们。历次刘鹤访美都携带有习近平的口信。

真正的较量者不是刘鹤和莱特希泽,事关两国前途和命运的谈判,中美领导人正在亲自过招。

美国财长努钦在同刘鹤通话后说:“两国领导人会晤很重要。我们希望能够尽快达成协议,但是不会去设置一个任意的最后期限。”没有最后期限的谈判。这也暗示习近平和特朗普谁都不希望给对方最后通牒,这背后有两国领导人的影响力在里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莲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